探索老年人通过出租房屋获取租金养老

2020-06-12 14:13

和平里街道民旺园是一处退休老人相对集中的社区,记者在此随机采访了几位老人,了解他们对“以房助养”的看法。北京内燃机总厂退休老人孟大妈觉得,“以房助养”现阶段看与老年人的生活实际相去太远。孟大妈坦言,自己最难以接受的是,一旦选择以房养老,自己“百年之后”房子将归保险机构所有,这同老人希望将房子传给儿孙的想法南辕北辙。另一位老人表示,自己找中介机构即可出租房屋,何必要把房子交给其他养老机构,租金捏在自己手里才踏实。

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李红兵向记者介绍,与“以房养老”对应的政策性准确称谓是“以房助养。”

李红兵向记者透露,北京市在推进“以房助养”工作中,结合老年人的习惯,区分城市、农村老年人,有了一些初步的设想。

对于农村地区,则主要是通过开发经营闲置房产获取资金养老。对于外出人口较多、留守空巢老人较多的村落,结合新农村建设,由政府支持开展生活服务、医疗卫生、文化体育等公共基础设施的适老性改造。由村委会组织成立养老服务公司,将闲置的民居改造为家庭式养老院,吸引城市老人入住;对留守老人,由养老服务公司提供服务,集体经济给予适当补助。

记者从北京市老龄委了解到,北京目前做好老龄人口工作的整体思路仍然是逐年提高老年人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和社会福利水平,增强老年人养老能力。同时,通过建立基本养老服务制度、发放养老服务补贴、扶持养老服务单位发展等措施,积极构建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多层次、全方位推进本市养老服务发展。

据介绍,目前开发经营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仅仅是北京市“以房助养”的途径之一,其基本设想是拥有房屋完全产权的老年人,将其房屋抵押给保险公司,继续拥有房屋居住权,并按照约定条件领取养老金直至身故;老人身故后,保险公司获得抵押房屋处置权,处置所得将优先用于偿付养老保险相关费用。

“以房助养”内涵很宽泛

“以房养老”老人不认可

“以房养老”在北京进展如何?这项政策影响到底有多大?记者日前进行了深入采访。

李红兵也表示,北京市“以房养老”业务仍处于探讨状态,尚无实质行动。

李军最后谈到,目前民政部门也在积极研究其他“以房养老”模式的可行性。一是“以房置房养老”,采取限龄购买、共有产权、机构优先回购方式将老人现住房与养老机构住房置换,富余资金用于支付在机构内养老;二是“以房担保养老”,成立专门基金会处理老人房产并为无担保的老人进行担保,保障老人入住养老机构养老。

根据有关政策描述,“以房助养”,是指老年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给金融、保险机构或养老机构,或以出租方式,获取一定数额的养老金或直接接受养老服务的一种协助养老方式。

日前,一则“以房养老试点遇冷”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各方关注。

尚在探索绝非主流

事情的起因是,北京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在同市民交流对话中,对当前政府的基本养老服务政策进行了详细解读,同时澄清了社会上对“以房养老”政策的一些误解。随即,有记者前往试点开设“以房养老”服务平台的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街道采访,了解到虽有不少市民都来咨询过,但该平台设立4个月来尚无居民真正办理该项业务。

去年9月13日,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今年3月20日,中国保监会下发了《关于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将北京、上海、广州和武汉作为“以房养老”保险试点城市。

在城市地区,探索老年人通过出租房屋获取租金养老。其具体设想是,由政府和金融、保险机构联合推动成立具有公益性质的“养老房屋银行”。符合条件的老年人与“养老房屋银行”签订房屋托管协议,将自有产权房屋交由后者经营。“养老房屋银行”支付一定数额资金返给老年人,房屋产权不变更。对于无子女的孤寡老人,在政府提供基本养老服务的基础上,其获取的房屋收益用于改善其生活质量;对于有子女的老年人,其房屋收益助其养老,身故后,由有资质的第三方对房屋价值进行评估,除已支付给老人之外的剩余部分,由其子女继承。

中国人民大学中旭老龄科学研究院理事长、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专家李军认为,“以房助养”模式,只是诸多养老方式的一项政策、一种探索、一个补充,绝不是主流。在“以房养老”具体实践中,由于受国家政策制度缺失、传统养老观念影响、房屋产权年限限制、房价波动较大等因素制约,各金融机构和老年人都持观望态度。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文件精神,北京市于2013年10月在全国率先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意见》,提出“开发适合老年人的储蓄、保险、投资、以房助养等金融产品”,明确市金融局、市银监局、市保监局、市住建委、市民政局、市老龄办作为此项任务的责任部门,2014年启动试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