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行驶里程只有14.3公里

2020-07-16 11:10

此前,深圳高速公路公司客服中心的贺先生也查明,水官高速公路全长20公里。而昨日收费员对金律师说,从荷坳收费站到这里是23公里。

诡异的是,在广东省交通厅核定的0.60元/公里标准的高速公路中,竟然也有水官高速。

金焰律师对此评论道:收费票据太简单,隐瞒重大的多收费用事实,是对消费者知情权赤裸裸的剥夺。从消法来说,已经构成了欺诈。建议凡是使用过这条高速公路的驾车者保留好通行费票据,要求经营单位对多收费用给予双倍赔偿。(记者 傅盛宁)

由此计算,水官高速收费里程与实际里程的正偏差达到33%(注:20÷15×100%=133%),如果从布龙至荷坳,偏差达39.86%(注:20÷14.3×100%=139.86%)。

金焰律师相信,高速公路收费票据隐瞒行车里程数,是因为高速公路公开的里程数有水分,一旦公布易被驾车者发现。为了验证这一猜测,他与记者决定开展一次实地测量。测量的工具是汽车里程表和导航仪。

记者请教深圳某车载导航仪生产企业总工程师胡军胜。他表示,依靠卫星定位系统实地测量数据进行演算的车载导航仪,虽然也有误差,但误差在0.5%以下。据此,确认本次行程为27.2公里。汽车里程表也基本证明了导航仪的准确性。收费站对此次通行收费18元。

此前,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深圳高速公路公司客服中心,这里接待投诉的贺先生从内部系统调出的里程数据显示:梅林收费站经梅观高速、机荷高速到荷坳收费站的距离是30公里。

我们从百度百科、维基百科都能找到水官高速建设运营方华昱机构对外公布的数字:水官高速收费线路长20.14公里。而本报记者实地考察,从布龙收费站开往荷坳收费站,因不需经过跨径立交桥,也不需转一个大弯,实际行驶里程只有14.3公里。

8月15日上午11时许,金焰律师和记者驾一辆奥迪车通过梅林收费站。领取通行卡后即靠路边,将汽车里程表当次行驶数字归零,导航仪目标地设置为荷坳收费站。导航仪显示经梅观高速与机荷高速的总里程为27.2公里。

水官高速建设单位和收费单位为华昱机构,但不知因何故,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的收费业务中也包含了水官高速。深高速最新公布的业绩报告显示,今年6月份,水官高速通行费总收入为4054万元。如果其里程有36.5%(取双向平均值)的水分,就意味着这个月该公司多收了1480万元不该收的通行费,平均算下来,一年可达1亿多元。

经过大约20分钟的行驶,汽车驶近荷坳收费站出口的时候,汽车里程表显示总里程为27.3公里。

深高速最新公布的业绩报告显示,今年6月份,水官高速通行费总收入为4054万元。记者 毕国学 通讯员 冼余汉 摄

然后,我们折返荷坳收费站入口,前往水官高速公路的南端终点布龙收费站。在起始处,导航仪显示距离目标14.8公里。汽车沿着机荷高速行驶大约4公里后,驶上一座立交桥,跨越机荷高速,进入水官高速。抵达布龙收费站时,从里程表上,金律师惊讶地发现实际行驶距离只有15公里。

水官高速的“水”,早就有市民觉察。多位网民在深圳新闻网发布自己的测量结果,均为14公里。过去媒体也曾报道过。15公里收费12元,平均每公里0.80元,如果是从布龙往荷坳,则是每公里0.86元。记者尚不知这是不是中国单价最高的高速公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很多车主都给这条高速公路交了不少冤枉钱。

高速公路公司通行费票据或者发票,不标明行驶里程数,难道仅仅是为了不增加打印时间吗?或者另有隐情?多年关注维权问题的广东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金焰,相信后一种可能性更大。日前,金律师与本报记者冒着台风“尤特”,实地勘测了深圳市几条高速公路。结果发现,市内高速均有正偏差,其中水官高速偏差幅度达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