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该产妇家属才透露

2020-06-19 11:04

妇产科是医院最忙碌的 科室,孩子在凌晨两三点出生的频率较高,妇产科的医生常常是结束了白天的正常诊治工作后,晚上还要接着为产妇接生,一天24小时工作已成了家常便饭。李红霞回忆起上个月最忙碌的时候,一晚上接生了5个新生儿,当晚忙得像陀螺般一直在转,但见到产妇和孩子都平安健康,她觉得再辛苦也值得。

如今马上就要结束一年的援藏工作了,回忆起刚到县医院的情景,她不禁笑了,记得刚来那会儿我难受得很,有一天躺在医院吸完氧后就打算回家休息一会儿,谁知半路医院来电说有孕妇大出血要我马上回去做手术,我只好立即回去了。手术时因为全神贯注,渐渐忘记了自己的不适感,等手术结束后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那时真想家啊。”可是临近归期,李红霞却有了浓浓的不舍情绪。我舍不得这一年来一起奋战在医护前线的同事们,最重要的是,我放心不下科室的工作,放心不下这里的病人,害怕自己还有很多知识没教到位。所以现在每天都争分夺秒地尽量多在科室里待着,尽量把自己的所学知识传授给他们。”虽然李红霞将在下个月回到她熟悉的北京的家,但她告诉记者,不论她走得多远,西藏永远是她最深的牵挂。

妇产科副主任王仕会便是李红霞的“徒弟”,如今妇产科每周三下午都会有讲课或者讨论活动,在李红霞空闲时便会亲自给科室里的医生授课,若没空便由经常跟在李红霞身边的王仕会给同事们上课,形成了有效的传帮带机制,如今科室里的每位医护人员已能熟练掌握各种抢救知识,在面对剖腹产手术时,也培养出了能独立操作的医生。

“我以前可胖了,有130斤,看不出来吧。”在堆龙德庆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工作的北京援藏医生李红霞说道,“自从来援藏体重少了十几斤,虽然忙了点,但很踏实。”提及在西藏工作最幸福的事情,她说:“作为妇产科医生,听到新生儿哭声的时候最幸福。”李红霞从北京来到拉萨一个星期后就开始了工作,那时的她仍处于高原反应中,头一疼就是一整夜,常常要靠吃止痛片才能安稳地睡个好觉,到高原后,李红霞的好胃口也不见了踪影,吃多了觉得难受,加之工作强度大,体重慢慢下滑。如今的李红霞脸色也因为高强度的工作变得有些憔悴,一点也看不出她以前竟是个小胖子。

针对本地医生理论知识相对薄弱、不能熟练操作先进仪器等问题,每位北京援藏医生都会收几个本地医生作为徒弟,为其传授自身经验及教授先进医疗设备的使用方法。

在孕妇羊水破后若不及时生产,孩子很可能会因缺氧死去。产妇在手术台上痛苦呻吟,胎儿的生命危在旦夕。李红霞十分焦急,曾一度想把产妇送往医疗条件更好的拉萨市的医院,但想到此时产妇若在路上颠簸发生任何变故将会无法得到及时抢救时,她咬咬牙冷静地思考,运用自身的知识及经验制定出了紧急措施。经过4个多小时的抢救,孩子终于以非正常胎位平安出生,生产过程虽然惊险,但总算母子平安。事后该产妇家属才透露,原来产妇曾有过不良孕产史,前两胎孩子都未能存活,听了这话可把李红霞吓出一身冷汗,这可是高危产妇呀!此后,李红霞便致力于完善高危产妇的管理机制,若在检查过程中发现高危产妇便立即登记在册,每个星期都会通知其到医院进行检查和监测。针对部分孕妇住家较远不便到县医院检查的情况,李红霞对乡医、村医进行了培训,交代相关医生必须将有不良孕产史的孕妇纳入高危孕妇行列,建立高危产妇名单网络,嘱咐高危产妇各种注意事项,劝说她们按时到医院复诊。如今,堆龙德庆县的孕妇、婴儿死亡率进一步下降,经过援藏医生及本地医生的长期宣传,孕妇们也有了主动参与孕查的意识,大大加快了优生优育的步伐。

李红霞说起一个让她印象深刻的病例,现在想想仍心有余悸。在县医院她曾为一名孕妇接生,孕妇家属表示这已是第三胎,按常理之前有生产史的孕妇再生产时间会缩短,但这名孕妇在宫口全开后一个多小时却仍未有任何动静。

自从北京援藏医生来到堆龙德庆县医院,除开展正常诊疗工作外,还给医院的门诊业务提供指导,通过“带徒弟”等方式提高了医院门诊的业务技术水平,真正达到了技术援藏的效果。